不過,她認為最困難的,

是「保持敏銳的批判力和覺察力,繼續挑剔,

只是現在挑剔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台灣話有個說法:「伊跟人不一樣。」

這是在批評,是不以為然。

跟人不一樣,在我們的文化,是讓人搖頭的。



53
歲的公視總經理馮賢賢,偏偏就跟人不一樣。

她不夠謙虛不夠委婉不夠通人情不夠給面子,而且還不夠沈默。

過去十多年,她是「公視最大的反對黨」,經常高聲批判。



如今公視開播十年,她也當家了,有機會將公視打造成她理想中的面貌。

她的能量,將來自她最驚人的特質:她不怕。

  

對於卸任總經理之後的人生,

馮賢賢說,「我蠻期待的。」

她喜歡走路、爬山、看書、聽音樂,但是畢業之後從來就沒有自己的時間。



公共電視總經理馮賢賢是一九七四年大學聯考榜首,

她的聰明自不在話下,

但她臉上最常出現的,卻是一種詫異的表情,好像事事不可思議。



她跟兒子的老師說:「考卷可不可以麻煩你自己出題不要買現成的?像這題,這是在考想像力,想像力是不能考的。」


她離婚了,是單親媽媽,兒子原本跟著她姓馮,卻被戶政事務所強行改從父姓。

她說豈有此理:「憲法第七條,我們國民一律平等,不分性別,民法卻規定婚生子女要從父姓,根本是違憲。」

她向法院訴願,案子上到大法官會議,請求釋憲,等了四年卻不見審理,

後來這問題因民法修改,離婚夫妻可以協商子女的姓而得到解決,她才撤案。

「我已經給過大法官機會,他們自己證明自己表現不佳。」

 

 

公視從單一頻道發展成四個頻道,空間需求大增。

馮賢賢正和國際部經理林樂群商討未來各部門的空間規劃。

 

馮賢賢大學念台大外文系,是當年的榜首。

 
馮賢賢在北一女是儀隊隊長,「很討厭那學校」,她說。

 

冷眼觀照 熱心批判

五十三歲的馮賢賢去年底被董事會遴選,成為公視歷年來第一位由基層員工升任的總經理。

她在公視上班十多年了,卻總是用外人的眼睛觀照四周。

上任後,她發現抵達總經理辦公桌的公文上頭,竟然一共蓋了四十多個章。

「很像卡夫卡的小說,一堆公文用個小推車送到這個門又送到這個門,

公文旅行本身就是目的,就是讓一群人可以在那邊上班。」

現在她規定公文要在一週內通關。



看到覺得不合理的事,她不會搖搖頭作無奈狀,

而是大聲疾呼,力求改變,於是她成為很多人眼中的麻煩人物。

她曾自嘲自己是公視的「滋事份子」,

現在,她當家了,她說,她要繼續挑剔,

「只是現在挑剔的對象是自己,不是別人。」



馮賢賢的個人生涯,就是一部公共電視發展史。

她原本在美國讀書、工作,並曾在美國之音工作九年,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爆發,每天有幾千萬中國人收聽美國之音,

「讓我見識到媒體的爆發力。」



一九九二年聽說台灣要成立公共電視,

她決定回來,加入公視籌委會,

孰料在政治力的操作下,公視法遲遲未能通過。



眼看有線電視台興起,媒體隨著台灣政治社會的開放掀起一波新革命,

躍躍欲試的她無法坐守公視,一度離職,到其他電台工作。

 

馮賢賢試圖提振公視的效率,打破十年的做事慣性,

公視員工有的對她期待甚深:「如果連她都改變不了,公視就沒救了。」

但是她的阻力不少。



打造公視
巧婦無米

離開公視籌委會那三年期間,她心心念念的還是公視的成立。

一九九六年,她發起「公共媒體催生聯盟」,

結合民間的力量遊說公視法,公視終於在一九九八年正式開播,

一個沒有廣告、以尊重各族群各年齡層需求、關懷弱勢、呈現文學藝術之美為宗旨的媒體於焉誕生。



馮賢賢看著公共電視長大,

今年,公視十歲了,外表光鮮內在卻很窘迫。

公視每年從政府拿到九億元的預算,

其中人事費就佔了五億四千萬,扣除其他開銷,只剩兩億多可用。

馮賢賢說,現在公視已經無力負擔像「孽子」、「人間四月天」

這類讓觀眾叫好的連續劇了。

她很無奈,「我們現在只有能力做單元劇。」



人事腫脹是公視沈重的負擔,

但最大問題,出在做事沒有效率。

馮賢賢一上任,就向員工十年的慣性挑戰。

她減少做節目每次出班的人數,並把半數以上的一級主管撤換。



公視員工對她的雷厲風行呈兩極化反應,

有人悄悄跟她說:「早該這樣了。」

但她遇到的反彈也是空前未見。

 

公視早期籌備時,負責人員都來自公家機關,

因而保有很多公家機關的做事模式,轉速很慢,

馮賢賢說,「這需要一點一滴去改變,沒有靈藥。」



遇強則強
遇弱則柔

跟不同的人打聽馮賢賢,你會得到南轅北轍的印象。

一名與她共事過的媒體人說:「她氣勢凌人,自以為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新女性;

言語和眼神像把鋒利的刀,又常語帶嘲諷,

好像她都是對的,別人只有泛泛的看法跟見識。」

這個面向的馮賢賢,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另一個她,完全不同。

五年前,蘇建和案受刑人之一的劉炳郎出獄,想考大學,

馮賢賢聽到消息,就去當他的英文家教,默默教了一年。

劉炳郎說,「她一個禮拜來一次,每次三小時。

她不會讓我感覺是老師在教學生,比較像她是好朋友,

只是她會英文我不會,她希望幫我,像大姊姊在教弟弟,感覺蠻親切的。」



她常讓身邊的人為她捏把冷汗。

公視節目部經理丁曉菁幾年前和馮賢賢製作教改紀錄片,

須先找到一所學校願意讓他們拍攝。

她和馮賢賢到一所小學拜訪校長,

大熱天中午,一進門,就看到有個學生在操場上,雙手雙腳著地被罰做人形橋。



「她一看到就衝過去,蹲下來問:『你怎麼了?』

後來她見到校長,還跟他談零體罰的理念,我在旁邊直冒冷汗。」

後來雙方沒有合作,是因為校長馬上要調職。



馮賢賢說,她小時候很自由,到了美國讀書工作,也沒什麼不對勁,

「一直到回國後,才發現別人都覺得我很奇怪,怎麼老是跟人家意見不一樣。」

慢慢地,她發覺,可能是童年經驗決定的。



她家有四個小孩,她排行老二,

「我小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沒被打罵過。

我父親在報社寫社評,母親忙著寫小說,

小時候家裡常有作家文人來訪,我都坐在客廳聽他們聊,他們走了我就發表評論,

我爸會把我當聊天對象,不會說小孩子懂什麼,

他從來沒把我當晚輩,我從小就覺得每個人是平等的,

我的人格、自我意識從來沒有被打壓過,我內心的自由和外在的自由都很充分。」



愛好自由的她,厭惡打壓,

對於弱勢族群,她的心特別柔軟。

除了關心台灣公共機制的建立,

她也投入很多時間精力在教改、人權議題上,衝撞體制不遺餘力。

 

回到家,她是個單親媽媽,要照顧三個年幼的小孩,

「永遠都在搶時間,一面洗衣、燒開水、切菜,一邊跟小孩講話,永遠都很狼狽。」



「我的小孩都是鑰匙兒,全家就是我家,」

她說,光是老二,就讓她吃盡苦頭,

「她是嚴重過敏體質,連自己的生日蛋糕都不能吃,

因為癢,常把身體抓得遍體鱗傷。」



醫生交待她睡覺時要用繃帶把小孩綁好,不能讓她繼續抓,

「有兩三年時間,我半夜都在和她搏鬥,無法睡覺,累到噴鼻血。」



老二因為身體不好,脾氣也差,

「叫她不要畫牆壁她就給你畫得滿滿的,處罰她,

她就把玉米片灑得滿地都是,我連一個一歲的小孩都鬥不過。」



不過,也由於自己的經驗,

馮賢賢深深體會,「處罰對小孩是沒有用的。」



離婚後雖然很累,她卻發現「心情反而比較輕鬆。」

現在她覺得婚姻只是一個框框。

「進入婚姻後,反而會讓彼此視為理所當然,忘記去努力。」

如果小孩長大不結婚只同居?

「我覺得
OK。」



馮賢賢對於公視的未來有許多想法,

她必須贏得員工的認同,

才能實現多年的夢想,

將公視打造成一個「有自我更新能力的公共機制。」



是否擔心失敗?

「失敗?我不會失敗,很多改變已經一點一滴在發生,

而且,我的失敗經驗太多了。」

 

馮賢賢鼓勵員工和她一起締造歷史,

「證明公共機制可以帶給大家信心。」



衝突失敗
兵家常事

台大外文系畢業後,她到美國念比較文學博士,研究解構主義,

才驚覺自己理論基礎薄弱,

雖然她兩年半就通過博士資格考,但她感到心虛,最後決定放棄念學位,

「那個經驗讓我謙卑。」



「我的婚姻也是失敗的,溝通出問題,

離婚後有半年時間,我每天開車回家,一邊開一面哭,

覺得自己人生怎麼那麼失敗,到了家,一盒面紙幾乎要用光了。」



失敗、衝突,一般人都是畏懼的,

馮賢賢最異於常人的地方是,她似乎什麼都不怕。



問她到底有沒有怕過什麼?「怕?…怕?」

她遲疑了將近十秒,「每個人有怕的事吧?不過這些事我都不怕,都很簡單。」



她說,情感的抉擇、人際的相處,

沒有對錯,只有好壞,這些她比較會怕,



「可是在工作上,如果掌握原則,就不怕。


怕一定是自己受到傷害啊,我沒做心虛的事,不會受到傷害啊。」



講到這裡,她笑了,

那詫異的表情又出現了,


「我不知道我要怕什麼耶。」



後記


採訪過後,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憶起一段往事。

幾年前一個中午,我和馮賢賢約在一家餐廳見面談事情,

我們坐下來點餐,馮賢賢點了
A


服務生妹妹說:「不好意思,今天沒有
A
。」


她又點了
B
服務生妹妹又說:「不好意思,今天也沒有B
。」


馮賢賢猛然把菜單往桌上一放,「那妳要我吃什麼?」



那家餐廳若天天碰到馮賢賢這種客人,應該是很頭痛的。


好在大部分人都像我,懂得委曲求全,不為難別人。

我索性不點餐,空腹喝了杯咖啡。


回家之後,我鬧胃痛。

至於那家餐廳,半年不到,倒了。



馮賢賢 小檔案

53
歲,出生於台北

婚姻:離婚,育有二女一男


學歷:北一女中、台大外文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校區比較文學博士班


經歷:
.美國之音國際新聞主編、
            .公視籌委會製作人、
            .TVBS國際新聞中心主任、
            .彭婉如基金會執行長、
            .公視研發部主任、
            .公視新聞部經理、

            .公視新聞部資深製作人 現任:公視總經理

 

 

 


(來源:壹週刊  2008年 八月)

 



當上公視總經理後,馮賢賢說,

「從前我有話直說,現在比較緩和,比較小心,要懂得包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堇喵 的頭像
愛堇喵

愛堇喵,Real Simple Lover

愛堇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rof. Lih-Tyng Hwang
  • Please tell Mrs Feng NOT TO GIVE UP

    She has the right to be on the job. The dismisal was illegal, a result of ugly politics.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